2014年4月13日 星期日

團兵隨筆集合(~4/14)

因為是從LOFTER搬過來,便把在那裡散落的團兵隨筆都收在這一篇了
幾乎都是短句&極短篇幅






《交易》


總是做著一個很遠很遠的夢。

想著哪一天會看到天空的海,把刀從地上拔起時再也看不到血,親愛的人笑著交換彼此的吻。
想著會有一個人緊緊握著自己的手,說我們回家吧,不需要再戰鬥了。
想著自己那一天可以喊著對方說其實我愛你只是一直沒有說。
直到最後醒過來時,流著血的身體喊不出痛,而對方還是笑著。
「我知道。」不管戰爭是否結束了,我都知道。

『我們做個交易吧。』
眨眼間就這樣換了一生。



 

 《為你》


於是那個男人沉沉靜靜地沉睡在一片火紅卻又黑白的世界裡,
想著哪個人的哪雙手哪雙眼睛哪片唇瓣哪一句話說著我愛你。

放下領巾的那一刻就像看到那人拿著沾滿血的白布,說著「我來吧。」
「來啊。」你說。

就請你替我繫上死亡的結,最強人類也終將甘心永遠睡去。




《聽不到》


牆內牆外的星星都是同一個。

「Levi,牆外沒有燈,星星很美。」
「Erwin,我們先面對巨人好嗎?」

你沒意識到我是在說你的眼睛呢。



《Letter》

 

Dear Levi,

我明白你是多麼想要踏上戰場,穿上裝備
並擁抱所有犧牲的兄弟們

我明白你對無法立刻知道最新戰情感到焦慮
你的刀直挺挺地立在牆邊,卻無法斬向傷害人類的巨人

my dear Levi
不管你現在在哪裡
不管我是否活著回來
都要記得你總會回來跟我們一起並肩作戰
無論我們肉體是否與你同在

睡前要記得蓋好被子
否則我回去先搶你的床來睡了


晚安

Yours,
Erwin





********




Erwin,


這裡很安靜
快滾回來
你們都是



Levi




======
以下是簡單翻成英文的版本......其實一開始是想要用英文寫這篇(fu的問題?)
不過還是中文比較能夠表達到我的意思...XDDDD
如有英文錯誤敬請見諒<O>
另外兵長那篇有刻意依照他的背景去作語言上的調整,看到什麼東西的話那是故意的,不是錯覺也不是不小心寫錯這樣(?



Dear Levi,

I know how mcuh you want to reach the battle field,
wear your uniform,
and embrace those who sacraficed.


Being unable to immediately get our news makes you anxious.
Your swords sleep by the wall without fulfilling its will on revenge for humans.

my dear Levi,
no matter where you are,
whether I am alive or not,
remember that you will eventually come back and fight with us,
with our flesh or spirits.

Sleep well,
or I'll steal your bed after returning to the wall.


Night.



Yours,
Erwin




*****



Erwin,



It's too quietly

Come back quickly

ALL YOU!



Levi

《The first place》

「要把心臟獻給人類。」
因為無法深深愛著你,

所以故事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After Writing-

或許也是團兵最容易發生的事情,
曾有人告訴我他覺得團兵就只能像這樣BE(?

這份BE裡的溫柔大概就在那份想要愛你但對不起的情緒
最後又是怎麼樣平靜地各自死亡,什麼話也不說卻知道彼此對對方的想法,但還是安靜地把感情帶進墳墓裡

「我愛你,但我不能深深愛你。所以我們就這樣吧,不要耽誤太多時間了。」

一個開始卻又沒開始的故事。





 《Hands》


你曾經緊緊握著那男人小小的手,小而骨節分明,你知道那雙手做過太多一個人為了生存而不得不做的事情--所以是緊緊地握著。
那雙手曾經那麼想要逃離你的存在,曾經那麼想要致你於死地,轉眼之間他已可如你一般反手握緊刀刃,斬向你們共同的對手。
現在你還是緊緊握著那男人小小的手,就好像那一年剛找到他一樣,珍貴得勝過世界唯一的太陽。


但是在下一刻,他挺起身子拉開你的手,也小小的身子抱緊你龐大的身軀,將你的掌收進彼此之間。
你唯一的掌。


「我是你的右手。」你聽見他淡淡地說著。

纏繾柔軟翻滾的雲混著風吹過窗外,就像走過你們的時間。

所以你閉上眼睛,看見他彷彿打開了翅膀,守護起你們的世界。



就像當年你緊緊握著他的手那樣。



《最後的極限》-隨筆串


※寫作題目出處:http://blog.yam.com/afflatus/article/160499《寫作一百題目錄》
※期末考試壓榨只好靠寫短句發洩

1. 給你的悼文

就算這個世界的空氣依舊汙濁,我也會繼續替你呼吸著。
替你呼吸並活著。



2. 竭盡付出我的最後的極限

直到最後一日,我還是無法幫助你去幫助人類。
於是我明白了即便你已死亡,我也從來都不只是為了自由與人類所呼吸的空氣戰鬥。
於是竭盡最後的能力,拋出了屬於你的綠色寶石,送到城外的土地上,再用我的身體深深埋進這片我們嚮往得到的地方。
這是里維‧史密斯最後的極限。



送給艾爾文‧史密斯。



3. 放開你的手與我的手

 而後我們終於在靈魂上自由。



《好久不見》




如果能聽著你說話就像打開一個故事一樣。

我能夠聽著你說你是如何遇到我、如何將我帶進兵團、如何喜歡上我、如何痛苦地在人類與我之間抉擇,而我又是多麼令人悲傷地告訴你「犧牲我沒關係」。
你的話隨著聲音的疲憊慢慢落下了幕,而你那時還沒有白髮。
金髮閃耀如昔。


當我睜開眼睛,你什麼話都不再說了。我知道故事結束了,你只等我之後告訴你一句


「好久不見。」


 

《Memory》




於是他就再也想不起任何事情。

沒有任何人特別提及一位黑髮英雄,那份榮耀只屬於金髮的男子與他的兵團,縱使只有個位數的還生率,他們依然被人深深記住著。
可是他不記得任何事情,除了回過神來就沒有的手臂與頭上的疼痛傷口跟藥水味之外,他的記憶再也沒有辦法往前。

他說「啊,我記得在那之前有人握著我的手。」
他們說「啊,那是一位已經死去的士兵。我們都尊敬他的靈魂,他的犧牲是如此偉大。」
但是他沒有名字。

  
也沒有人告訴金髮男人,到底他抽屜裡已經鑲上名字的戒指是誰的。

啊,所以我曾想娶過一個叫Levi的女人嗎?

但是想不起來的日子就跟回不來的人一樣。於是他靜靜地在小莊園裡過完一生,不聽任何勸,終生未娶。
等著那位套得上那個戒指的人的出現。




--After Writing--

《Memory》是我想剩下的人會因為對團長與兵長之間愛情的尊重,沒有人願意欺騙他,卻又什麼都無法說
團長那個問題沒有任何人回答過他,所以他最後可以在另一個地方替那個人套上戒指了
他死亡前會要求他人將那個戒指與他一起埋葬,「我知道的,你們不說我也知道,這些年來我在等著見他啊。」
所以他就這樣握著戒指死去
失去記憶有的時候是一種幸福,或許是這樣子的感覺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名偵探柯南/赤新】日常

  工藤新一隨手一掃,也把赤井秀一前些日子落下的菸灰撥到了地上。   說真的,比起這種到處蒐集資料把自己頭埋在裡面的工作,他更喜歡到現場直接觀察線索,畢竟偵探的興趣就是如此──然而現實就是這份工作總有讓人不情願的部分,他也只能乖乖先把資料閱讀完全,才能夠跟自己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