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3日 星期日

CWT36團兵突發本《Great Sacrifice》資訊+試閱





《Great Sacrifice》

  若問死亡與無能為力何者較令我們畏懼,只有我們彼此知道他們一樣沉重。








【本子資訊】

書名:Great Sacrifice

作者:晨曦

素材封面設計:梅。

字數:一萬

售價:100元

規格:A5右翻

參與場次:
1. CWT36

2.6/1團兵only-攤位碼R16







【試閱】



  他永遠都會記得灑上天際的紅色。
  巨人骯髒的血液混合著人類的鮮紅落進他袖口,其實最早先飛上天的是他的身體,但天空卻還是那麼那麼遠,遠得讓人就算被彈出了樹林間,還是碰也碰不到。
  其實他是被拋上去的。
  鮮血濺上臉孔的那一剎那,連痛都還來不及傳到他的神經,身體已經先被人連抓帶推著,就這樣飛離了巨人的血盆大口。他眨著眼,眼角殘餘了那美麗金髮的髮絲,剩下就是被藍天與些些紅點堆滿。
  他知道自己在呼吸,卻因為生死一瞬間的感覺讓他下意識查覺不到氧氣正進入他的肺部。
  在半空中恍恍惚惚地想著居然會在這裡失誤,但是柔軟與受過訓練的身體自然在下一刻旋轉了身體的方向,最強人類再次使用立體機動裝置回到樹上。
  鮮血染滿他的刀刃,但他的視線下意識尋找著剛剛把自己推開來的人。
  「兵長!」身後的士兵快速地飛到他身旁,他們腳下的巨人已被削去後頸,「快走吧,您受傷了!」
  「艾爾文呢?」他轉身問對方,也在這時候發現自己落到跟剛剛被攻擊時不一樣的地方。
  「團長在撤退了,安好無事,他要我們快點過來找你。」
  「嗯。」發現士兵緊盯他流血的左手,認知到自己也不該再放任傷口這樣下去,里維點頭,「既然都發撤退命令了,那就走吧。」
  再次飛翔在樹林間,噴射的氣體帶他們離開剛剛苦戰的樹林,他飛過的地點落下斑斑紅色,像是有人走過那些路一般。
  

  那是在104期生還未畢業前,發生在最強人類與第十三代團長身上的事情。
  發生在彼此都還剛是士兵長與團長的他們身上的事情。



  回城的路上,他們保持著沉默,隊伍上他與艾爾文中間隔著些人,依然沒有說到話。一直到他們回到城內休息處,艾爾文被傳喚向上級報告,卻沒有帶上里維。
  他說他需要休養。
  皺起眉頭聽到米可的轉達,忍不住直直走向艾爾文的辦公室,正想要一腳踹開門進去大罵「當我廢物嗎手受傷就不能講話嗎」時,門先打了開。
  「噢,要走了嗎?」身後的米可冷靜地問。
  艾爾文‧史密斯低頭看著抬頭瞪他的里維,眼中似乎轉過了什麼而閃閃一亮,最後又隱沒在眼尾處。他露出笑容──是「公事用笑容」──拍拍里維的肩膀,開口,「待著。」
  

*
  他們從來沒有問過彼此這樣的一個問題。
  『當人類與愛情並置時,何者為重?』
  就連艾爾文當時那樣一推,他都無法解釋是回答了哪個答案。
  最強人類差點要死於巨人嘴裡,萬中總有一失,他在那一刻並沒有真正放棄自己的生命──當他望著巨人的牙齒時,還在想著怎麼做才可以讓自己的傷害減到最低。
  其實就算受傷也無可厚非,少了隻手或腳至少都是活著,不過變成對兵團來說沒有用的人罷了。
  『里維,話不是這麼說的。』
  他曾這樣說過,結果被艾爾文糾正。對方脫下外套,坐到他身旁,雙手撐住下巴,眼中閃爍著屬於領導者的殘酷。
  『我是人。』他無數次想要強調這一點。
  『你是,但你是很重要的人。沒有你,人類不可能獲勝。』
  『我就這樣賣給人類了啊?』
  艾爾文伸手撫摸著他的黑髮,就像在安撫一隻貓。
  『……或者你也可以說不要。』
  他抬眼望著他。那雙湛藍的眼裡倒映出自己掙扎又有點困惑的眼神,還有緊皺的眉頭。
  『你根本就沒誠意要我回答不要吧?』
  『有。』
  『你是個很成功的騙子,我知道。』
  艾爾文大笑出聲。大掌拍拍他的頭,站起來走到窗邊朝外看著。
  難得的好天氣。
  『里維,我對所需要的事情誠實,所以不對你說謊。』
  『如果我現在說不要,那你會說什麼?』如果他並不打算真正奉獻自己、並不打算將自己的能力被算進兵團裡──
  ──他是「人」。他不需要刻意被包裝,就算受傷也無所謂,最強人類也會流血。他只是想要證明這一點。
  而艾爾文‧史密斯微笑著沉默。望著他的笑容,里維慢慢鬆開眉頭,最後垂下眼睛。
  『你不只是個成功的騙子,還是個成功的計算者。』
  『至少你現在跟得心甘情願。』
  因為他們都把心臟奉獻給人類。


  ──所以你為什麼那個時候要伸手救我呢?

*

  那是一個士兵很常被問的問題。
  『艾爾文,你覺得我們為什麼而戰。』
  『你想說人類嗎?』
  『我只是想要你閉嘴而已。』
  那個男人輕笑一聲之後不再應答,就讓時間安安靜靜地在彼此之間流逝,給里維他「想要」的閉嘴。里維也沒有再開口,只是靜靜地再喝了口茶,最後仰頭閉上眼睛。
  幾秒之後掃過唇畔的是男人熟悉的氣息,軟呢的聲音難得地出現在耳邊,最後是自己被執起的手。
  『累嗎?』
  他繼續閉著眼,任由那個人用唇撫過自己的眼、鼻、下巴,最後淺淺回到嘴角處,然後把氣息呼進他耳朵裡。
  為什麼他總喜歡做這些有點煽情的事情?
  『這沒床。』
  『我可沒這個意思。』他笑著收回手,最後還是捧起他的臉,吻在額頭上。
  里維聽得見親吻裡的嘆息。
  『這樣就好了。』
  至少我們還有今晚之後的一個天亮。



  「回來啦。」
  高大的男人走到他身邊,輕輕撫摸他的頭。
  「有好好待著呢。」
  「這才不用你說。」他嘖了一聲,「到底說那句話是幹嘛?」
  那個總讓人猜不透的男子笑了起來。用不會展現在一般人前的溫柔笑容,將嬌小的黑髮男人攬進懷裡,揉揉他的黑髮。
  「怕你擔心。」
  放下令人感到沉重的死亡名單,就像平常一樣毫不抗拒地進入對方懷中,他深呼吸一口氣,「又在說謊。」
  「是啊,你又不會跑,聽聽就好。」他的聲音像在哼唱著什麼。
  「你又來了。」忍不住揍了對方肚子一拳。
  艾爾文‧史密斯溫柔地笑了起來。只對他露出的笑容再次出現,現在是用溫軟的氣息跟體溫包裹著戀人周遭的世界,彷彿這個世界沒有戰爭。

  『我的答案,不就是你的答案嗎?』

  窗外飛過的白鳥掠過空氣,卻沒有傳進屋裡。艾爾文‧史密斯的寢室很安靜,在只有兩個人的空間裡,所有的聲音都歸於彼此的氣息。
  「手大概多久會好?」
  「下次出城前會好。」
  「要說天數。」
  「那你先告訴我,你過來救我時到底在想什麼。」把玩對方衣服上的扣子,他緩緩道出了問題。那一瞬間,他完全感受到對方短暫的緊繃,但又很快地為 了不讓他感覺到而放鬆,但那緊繃的下巴還是出賣了艾爾文的心情。里維稍微將自己的身子撐出來,凝視著對方現在面無表情的臉,雙手伸出並捧著他的臉,一路順 著頭髮往下,觸碰了額頭、鼻子、嘴唇、臉頰、下巴。
  消瘦、疲倦、壓力。
  他最後伸手擁抱著對方,而艾爾文也很自然地回抱著。
  「我以為你會揍我。」艾爾文在他耳邊淡淡說著。
  「剛開始是想的。」
  「現在怎麼不想了?」
  里維抬頭斜視了他一眼,「……我覺得自己該更體貼一點。」
  艾爾文笑出聲,「你已經是個夠體貼的人。至少,我覺得我剛開始對你的逃避是不該被原諒的。」




  是的,我愛你。
  他只有在最一開始懷疑過對方的表白是否為真,直到他也相信自己再也離不開這個男人。

  『我不只一次覺得你是騙子。』
  『我是,我在各方面都是個很成功的騙子。』
  『所以我可以懷疑你連告白都是在騙我嗎?』
  『可以,但請你相信這是真的。』

  因為愛上一個人是他一生裡最大的犧牲。


  Great love, great sacrifice. 







【試閱結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名偵探柯南/赤新】日常

  工藤新一隨手一掃,也把赤井秀一前些日子落下的菸灰撥到了地上。   說真的,比起這種到處蒐集資料把自己頭埋在裡面的工作,他更喜歡到現場直接觀察線索,畢竟偵探的興趣就是如此──然而現實就是這份工作總有讓人不情願的部分,他也只能乖乖先把資料閱讀完全,才能夠跟自己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