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或許哪一天就再也不會有生離死別。』





☈基本上停擺中,很偶爾才會更新小文章。未完結的故事都是斷頭文,請注意

☈系統設定發表文章的時間是什麼太平洋節約時間,跟實際發文時間有點時差,請多包涵

☈2013年前的特傳舊文太多,考慮沒意外不會再從事特傳相關創作,便不再把那些舊文移過來了。這裡放置文章的是由2013年開始

☈《其他駐點》(不另開分頁注意)
聊天日常:噗浪
COS與遊記:Weebly
提問聊天:ASK

2016年1月8日 星期五

【瑯琊榜】小尾巴《序章》



※注意:根據電視劇版本撰寫,與原作版無關聯





《序章》

  他只需要輕輕一使力,就可以折斷那個男人的手。
  從小受到的傷害讓他極度厭惡除了父親以外的人的接觸,當對方的溫度才剛要纏繞上他的指尖時,他瞬間就想拍開那陌生的手,以杜絕對自己不利的一切。
  他一開始就想離所有人遠遠的。
  他本來是想要這樣子的。
  自己的生命只有自己可以守護,就算他並不曉得他是為了什麼活著,「活著」就是他的本能。所以他要遠離、毀掉對自己可能造成傷害的所有事物,這就是他的準則。
  在這個當下,就算他才剛被人痛打多日、滴水不進、體力近乎透支,他也無法對眼前這幾個似乎是「救」了自己的人抱有好感──父親以外的人都是敵人,世界是如此單純卻又如此邪惡。
  而他確實也還有辦法推開對方。就算帶著傷又飢餓不已,他還是能夠折斷一個人的手腕,更何況眼前這個男子是那麼弱不經風──他清楚地感受到他沒有任何武功,甚至比一般人要虛弱許多。
  但就是不明白為什麼,在對方把手伸過來的當下,自己竟然沒有抵抗的行動。本能不停告訴他「躲開!躲開!不要讓他碰你!拍掉!」,可是身體意外地沒有行動的力氣,彷彿被人瞬間抽掉體力一般,整個人只能癱軟在原地。
  而在好幾秒後,他才發現自己正凝視著那人的眼睛。那雙黑得不見底的眼用從沒見過的眼神望著自己,他並無法說明那種感覺是什麼──溫暖跟善意這種東西他不是沒有體會過,即便是不苟言笑的父親,也會在保護他時讓他感受到親情的溫暖;還有在流浪過程中曾伸出援手的那些人,雖然他總戒備地離人遠遠的,那樣的感受並不陌生。
  可是這個人眼中的東西不只是溫暖跟善意。他柔軟的眼神後似乎藏著強烈的火焰,讓自己無法從其中跳躍的火花離開;也因為那些火花對他傳達了一種無法形容的吸引力,使他近乎著迷地離不開眼睛,也難以分神去對這個人做出行動。
  到最後他甚至失去了抵抗的本能。
  那隻手握上了自己的手,陌生人的溫度跟自己的皮膚相連,剎那的冷讓他腦子一醒,才剛眼睛一眨,對方的另隻手就輕柔地放上了他的頭。
  讓人把手放在頭上,是多麼大的禁忌。人如此脆弱的地方竟然給人抓著,對他們來說除了死根本就沒有別條路。本能甦醒過來,恐懼還是啟動了他的開關,下一秒他空著的那隻手已經緊緊抓上那白晰瘦弱的臂膀,準備一扳就斷。
  他感覺到對方身後的護衛衝上來的氣流,但他比那些護衛要更快。
  「不要動。」可是那個男人馬上低聲嚇阻自己的護衛。
  「少帥!」
  「沒事的。」
  男人的聲音清朗平穩,聽得出那毫無內力的虛弱,卻隱隱透露著一股誰也不能動搖他的堅毅。明明就知道自己的手臂可能在下一刻被折斷,卻如此堅持不讓他人來幫助自己,傻子嗎?
  對他來說,這種不明白生命交關為何物、禍到臨頭還悠悠哉哉的人,就是等死的傻子。
  既然是傻子,他也沒有對傻子客氣的意思。正要一個使勁將他手折斷並後推時,那個男人靠近了自己,輕撫著他的頭。
  「你叫什麼名字?」對方柔聲問。
  他皺起眉頭,覺得被人摸頭的感覺非常奇怪,用力搖頭。男人收回手,轉而脫下自己的斗篷,在護衛的阻止聲中披到自己身上,蓋住在寒風中有些發凍的手腳。
  他瞪著那個傻子,不明白他要做什麼。
  「來陪我,好嗎?」
  「……」他不明白這個人的意思,繼續瞪著對方。
  男人淺淺地笑了。他的笑容很小,只是嘴角微微揚起,眼睛稍微瞇了一點,可是看了很舒服。
  「我沒有家,但需要家人。你呢?」
  他拉著斗篷將自己包得更緊些,身後的護衛馬上取來一件新的又給他披上。那溫軟且穩靜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他從自己身上拿出一個東西,攤在手上。
  「我無法帶你回家,但你願意來陪我嗎?你的父親,也在等你。」
  
  當他看到在掌心的東西時,瞬間潰堤的淚水淹沒了視線,下一刻他只能緊緊連男人的手一起抓著那塊玉珮,真正失去了力氣。




  飛流當年六歲。
  他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被帶回去照顧的,等到下一刻清醒過來時,自己已經在一個乾淨舒適的床上,全身清爽且傷口都包紮完畢,而那個希望自己做他家人的男人,已經在房裡的桌子前看著書,見到他醒來,那抹微笑絲毫未改。
  「飛流,等等來吃飯吧。」


  十幾年來,他沒有問過對方為什麼知道他的名字、為什麼有他父親的玉珮。即便在後來這個男人已經可以聽懂自己要表達的意思,不會因為他說話不清而不理解後,他也沒有開口問過。
  能夠帶著父親死前託付他要回家尋到的玉珮的人,一定是父親的朋友吧。
  可以不問就知道自己名字的人,應該不是壞人吧。
  或許是因為這些原因,被救回來之後,他無法將這個男人看作敵人;後來對方對自己的照顧跟貼心,讓自小就沒過過平穩日子的自己,第一次覺得活著很好。
  他說自己可以喊他「蘇哥哥」,就把他當哥哥看。飛流有事情時他擋著,他有危險就麻煩飛流擋著;飛流再也不會無聊,再也不需流浪,再也不會被欺負,他只需要在有蘇哥哥的地方就能夠自在地過日子,跟他覺得有趣的對手切磋打架,還有好吃的飯和點心可以吃。
  他想過常常一身素雅白淨的蘇哥哥,或許就是父親派來幫助自己的神仙也說不定。
  而蘇哥哥從來沒有喊過自己的姓,他沒問,也不在意了。



  因為有蘇哥哥的地方,就是家。




《序章》完



很久沒寫文了不過現在特懶寫後記備註.......

TAG 1:飛流視角看「梅長蘇」的一生,不是蘇流
TAG 2:所以看完電視劇的人是知道結局的,no問 HE還BE,這真的是不能再真的TE了


起念是因為電視版長蘇我男神,我想要用更深更珍愛的角度,來重新寫過他的十三年 

然而我到要PO網誌時才發現我根本忘記取故事名字(。
小尾巴飛流,這三個字先頂著吧!

如果生稿順利,下一章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