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或許哪一天就再也不會有生離死別。』





☈基本上停擺中,很偶爾才會更新小文章。未完結的故事都是斷頭文,請注意

☈系統設定發表文章的時間是什麼太平洋節約時間,跟實際發文時間有點時差,請多包涵

☈2013年前的特傳舊文太多,考慮沒意外不會再從事特傳相關創作,便不再把那些舊文移過來了。這裡放置文章的是由2013年開始

☈《其他駐點》(不另開分頁注意)
聊天日常:噗浪
COS與遊記:Weebly
提問聊天:ASK

2016年1月10日 星期日

【瑯琊榜】小尾巴-3



  整個江左盟跟瑯琊閣,喊梅長蘇為蘇哥哥的,只有飛流一個人。
  飛流知道蘇哥哥的名字,不過會直接喊的人也不過少少藺晨一個,其餘的稱呼各式各樣。老閣主喊他小殊,甄平跟黎綱都叫他少帥,在江左盟慢慢步上軌道後改稱宗主;瑯琊閣的其他人一開始只喊他梅少爺,後來改稱梅宗主。
  蘇哥哥曾在他面前提筆寫出自己的名字,飛流盯著那大大的三個字,沒有念過書所以根本看不懂,只能歪頭望著他。蘇哥哥笑著說,他可以慢慢學,從最熟悉的字開始認識起,所以「梅長蘇」是飛流最早認識的三個字。
  蘇哥哥接著提筆又寫了「飛流」二字,指著對他說:「這是你的名字。飛──流──」一個音一個字,飛流跟著認真盯著,希望可以記住這兩個字的形狀。
  兩人就這五個字花了些時間複誦跟記憶,等到差不多記得了,飛流望著淺笑收起旁邊卷軸的梅長蘇,突然想到明明其他人都不是這樣叫他蘇哥哥的。
  「蕭──蘇?」他慢慢地說,因為記不清楚,所以發起音來怪怪的。梅長蘇眨眼,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是在想其他人喊我的『名字』嗎?」他攤開空白的紙,在上面連續寫下小殊、少帥、宗主、梅宗主這四個詞,「飛流,在這個世界上,有種東西叫做『禮儀』。除了你藺晨哥哥那種跟我是很熟的朋友的人外,大部分的人都不會直接稱呼我的名字。比方說,照顧我們、幫我們做事的那些人,他們會用我的姓,」他指著梅一個字,「加上我的身分,」再劃過宗主二字,「來稱呼我,這是一種敬稱,是因為要合乎禮儀。」
  飛流覺得這資訊量實在是有點多,小小的腦子似懂非懂,所以皺著眉頭。
 「甄平跟黎綱因為是我的部下,所以會省略我的姓氏。以後整個江左盟的人都會直接叫我宗主,你會習慣的。」
  「嗯……」飛流抓頭,實在是有聽沒懂,但孩子心性的他也不管那麼多,手指一滑就繞到剩下的兩個詞,「這個?」
  蘇哥哥還是笑著,不過飛流瞬間覺得他好像有點難過。「少帥,是我以前的身分。甄平還有黎綱以前就跟著我,所以他們習慣喊我少帥,不過現在要改喊宗主了。至於小殊……」
  梅長蘇停頓下來沒有繼續說話,而飛流同時指著「蘇」跟「殊」二字,不解地問著:「蘇?」
  他覺得這兩個字形狀不一樣,可是念起來好像一樣?為什麼?
  對一個心智不全年紀又小的孩子來說,要好好分辨這兩個字實在是不容易。梅長蘇苦笑著,「飛流,這有點難,這兩個字是不一樣的。」
  他又頓了一下才繼續開口,「蘇哥哥以前有另外一個名字,姓林名殊,老閣主在我小的時候就認識我,所以都會用比較親近的方法叫我。飛流,對年紀比你小的人,為了表示親暱,可以在對方名字前面加一個『小』字,所以老閣主都叫我小殊。」
  飛流又覺得頭腦運作不能了。後面的實在是聽不懂,不過前面那句他還懂,原來蘇哥哥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可是為什麼不用以前的名字了呢?
  「不用?」他很單純地問著。
  只見蘇哥哥慢慢地收起那張寫了字的紙,眼神往下,嘴角微翹,並沒有回應飛流的問題。飛流困惑地抓抓頭,伸手抓了個橘子來吃,才剛咬到一半蘇哥哥又開口。
  「現在,不能用。」
  飛流看著蘇哥哥抓著紙的手用了點力,壓出點點摺痕。他看不到他的臉,因為他低著頭微微地偏向另一邊,似乎在想什麼。飛流聽不懂,現在不能用所以之後可以嗎?但他不敢再問了,蘇哥哥看起來好像很傷心,他不應該做會讓蘇哥哥傷心的事情。
  硬把手中的橘子塞進蘇哥哥手裡,他喊著:「吃!」
  蘇哥哥的手很漂亮。沒有什麼理由他就是這麼覺得。那隻漂亮的手輕輕拿著自己剝給他的橘子,終於轉回來看他,那雙眼睛帶著滿滿的溫柔。
  「好,飛流最乖了。」他輕摸著他的頭。
  飛流滿足地笑著,繼續剝第二個橘子。
  誰管林殊還梅長蘇,蘇哥哥就是他的蘇哥哥。



  十年後,他跟著梅長蘇進到金陵,發生了愈來愈多的事情。他發現愈來愈多人喊蘇哥哥「小殊」,尤其是那個自己打不過的臭大叔;「林殊」這個名字愈來愈常出現在蘇哥哥跟別人的對話裡,而只要提到這個名字,蘇哥哥的臉上總會掛上一點憂愁,卻又隨著時間一次比一次淡。
  因為這樣,他實在是不太能喜歡這個名字──會讓蘇哥哥不開心的事情,不是什麼好事情吧。可是這偏偏又是蘇哥哥以前的名字,好像也不應該討厭。
  在這種矛盾的心理下,飛流有點掙扎,但自己又給不出什麼結論。
  某天,就在他想起這件事情所以又自己在角落悶著時,梅長蘇輕輕走到他身旁,喊著:「飛流,怎麼啦?」
  飛流抬頭,凝視那雙自己最喜歡的眼睛。不管過了多少年,蘇哥哥的眼神都那麼好看,就像他第一次見到的那樣,溫柔的氤氳包圍著生命的小火焰,讓他感到溫暖。
  「蘇哥哥。」他叫了聲。
  「嗯?」梅長蘇回應著,眼中的笑意又多了幾分。
  在那一刻,飛流內心的矛盾突然開通了。管他林殊還是梅長蘇,只要自己喊他蘇哥哥,他就會有這麼好看的表情跟眼神,那麼誰管別人呢,就他自己讓蘇哥哥開心吧。
  「蘇哥哥!蘇哥哥蘇哥哥蘇哥哥!」他興高采烈地跳起來,撲到梅長蘇懷裡抱一下,一邊喊一邊開心地跳出屋子,決定去摘花給蘇哥哥。
  「這孩子怎麼了?吃錯藥?」正好進來所以看到飛流衝出去的黎綱奇怪地望著他跑出去的方向。
  「不曉得,但恢復精神就好。」梅長蘇雙手合握,笑吟吟地。
  「唉,孩子沒煩惱,真好。」




  今年的梅花,開得也很好。




TBC.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