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或許哪一天就再也不會有生離死別。』





☈基本上停擺中,很偶爾才會更新小文章。未完結的故事都是斷頭文,請注意

☈系統設定發表文章的時間是什麼太平洋節約時間,跟實際發文時間有點時差,請多包涵

☈2013年前的特傳舊文太多,考慮沒意外不會再從事特傳相關創作,便不再把那些舊文移過來了。這裡放置文章的是由2013年開始

☈《其他駐點》(不另開分頁注意)
聊天日常:噗浪
COS與遊記:Weebly
提問聊天:ASK

2016年1月9日 星期六

【瑯琊榜】小尾巴-1



《第一章》



  飛流花了二年又一個月,終於在十招後第一次打到黎綱的肩膀。
  六七歲孩子的身體畢竟發育不完全,無論再有武學天分,所能做到的相對於成年人來說還是甚少;但是在與不少人切磋之下,他強大的天分跟自學的天資使一個孩子的武學有著飛速的成長,雖然現在算不上高手,也夠和一定資質的人交手了。
  「這孩子,真的是好可怕啊。」被打到後黎綱馬上抽回身,退到甄平旁邊,「我八歲可跟林帥過十招就很好了,怎麼可能還打到他呢。」
  「說得好像你現在跟林帥一樣強似的。」甄平哼哼。
  「不然你去試試飛流啊。」
  「不想。」
  「跟我玩!」飛流在黎綱停手後不高興地看著他們,聽到黎綱的話馬上對甄平擺好姿勢,期望地招招手。
  「好孩子,你甄平叔叔怕被你打趴了,你就原諒他吧。」
  「你好意思!」
  不遠處泡著茶,只是微笑靜靜觀看他們比試的梅長蘇在這時發現壺裡的水沒了,沉吟一下,選擇默默繼續喝杯裡剩下的茶。
  「不愧是何夫人的兒子,有聽說遺傳了夫人跟他父親的武學天賦,怎麼知道居然這麼厲害。再這樣下去,十多歲的他大概就可以排上瑯琊閣高手榜了吧──」
  「──如果他不是這個身分的話,可以。」藺晨從另邊晃了過來,手上端著一壺水,就這樣順手放到梅長蘇的桌上。
  「少閣主。」他們喚了聲。藺晨砸砸嘴,看著現在往後縮、滿臉警戒的飛流,挑起眉毛。
  「這小傢伙,就這麼不喜歡跟我玩?雖然是你蘇哥哥把你勸回來的,當初帶他去找你的可是我啊!」
  「少閣主,您這麼愛作弄飛流,怪不得他啊。」
  「他母親跟林帥是朋友,跟我爹就不是朋友?」揮揮手上的扇子,藺晨泡起了另一壺茶,「欸第一個跟他說話的是我,叫手下將他帶回來的也是我!現在可好了,收回來的小毛頭成了個『蘇弟弟』,還不肯陪藺晨哥哥玩。」
  「你那麼不正經,一下子衝過去要哄小孩,也不看看哪家小孩會理你。」梅長蘇這時悠悠地開了口,「一個跟著通緝犯父親流逃亡兩年的孩子,可不是用糖就可以騙回家的。」
  「哎呀,也慶幸當年他父親堅持把孩子帶走,不然真的要跟著母親就在金陵人頭落地了,在外被株連的還可以逃逃看。」
  「不管怎麼樣,無辜的孩子可以得到安置,總是好的了。」
  「話說啊,」藺晨轉頭看著梅長蘇,「我不介意把這個小東西給你,但你要他做什麼?」
  「也沒什麼,讓他做最擅長的事情就好了。」梅長蘇眼睛微瞇,但笑意不減,「我出外總有不能帶許多人的時候,這孩子非常適合。」
  「也好,不過記得偶爾讓我跟他玩一下,藺晨哥哥寂寞啊!」藺晨轉頭對愈退愈遠的飛流喊著,下一秒他就逃回屋子裡了,「唉,忘恩負義的傢伙。」
  「少帥,」黎綱往梅長蘇那一個拱手,「我們也該回去看看總部改建進度如何了,另外還需要整編一下這次收來的江湖人。」
  「也是。想要成立新的江湖勢力,從最早的建設跟最基礎的訓練就要做起。」梅長蘇揮揮手,「你們兩個快回去吧。」
  「是。」
  甄平跟黎綱一起退下,藺晨拍拍梅長蘇的肩膀,「進屋子吧,天氣也變涼了;你如果未來真想做大事,現在就給我把小事做好!進屋子養身體去!」
  於是剛躲進屋裡的飛流,在幾分鐘之後就看到自己的天敵扶著蘇哥哥進到屋裡,在梅長蘇於位子上坐定後馬上溜到他身旁,一臉戒備地盯著雙手叉腰看他的藺晨。
  「好小子,我現在要跟你蘇哥哥談正事,不找你玩!」
  「好了,你也快點坐下吧。」梅長蘇輕撫著飛流的頭,「整天吵吵鬧鬧的。」
  「說得好像你不樂似的。」藺晨抓個舒適的墊子坐下,正好看到桌上的名冊,「你這次的手筆還真不小啊,長蘇。」
  「是啊,這塊地方的高手不少,你也曉得我前陣子費了不少工夫。」梅長蘇眼神下移,將名冊上有圈起來的部分指給他看,「這幾個,我打算在之後訓練他們做為江左盟的幹部。現在只有甄平跟黎綱在處理,等到未來愈來愈壯大時,總會頂不住的。」
  「是啊,就像現在這個瑯琊閣,只有我爹跟我可幹不了所有的事情。」
  「老閣主最近好像對你訓練得很勤啊,你跑來玩耍的時間變少了呢。」
  「你才明白喔。」藺晨扇子一攤,「這瑯琊山啊,不管我從小學了多少東西,永遠都是不夠的。但至少我現在決定好要專精什麼了,剩下的懂多少是多少。」
  「這麼隨便,真可以學得好嗎?」梅長蘇調侃著他。
  「欸,你可不要小看我啊,」藺晨挺起身子,飛流也在這時慢慢從梅長蘇身旁退開,到一旁打滾去,「說好我之後要幫你治病這可不是開玩笑,我爹跟瑯琊山的醫術招牌我也砸不起。你可以不要唱衰你未來的大夫嗎?」
  「好,拭目以待。」梅長蘇漫不經心地回應,但可以聽見他話中的笑意。
  「不談我,說說你吧。雖然我跟我爹早就對勸退你不抱任何希望,但你好歹也守點規矩,要你休息你就休息,要你養生你就養生,明知自己未來要過得更忙碌,怎麼現在也不肯多休養?前些日子在收服那些江湖人時,本不該讓你出去的,怎知你這硬脾氣……」
  「想要成事總是要有些付出,」梅長蘇磨起墨來,「想要建立一個新的江湖勢力本就不是簡單的事情,更何況我希望江左盟未來可以變成最大的江湖力量;不為了完成更大的目標來在小的計畫努力,又算什麼呢?」
  「我知道說下去我一定說不過你,但你也給我們點面子吧,說好可以活的那些年,我覺得要是被你這麼耗下去,沒砍半就不錯了。」
  「沒事,不過是出去跟人談談話,我現在不也好好的?」他提筆,寫起字來。
  「你可以讓我替你診診脈,看有多好。」藺晨到現在只要談到這些事情,都還是要忍住想用扇子打梅長蘇頭的衝動,「我雖然現在還沒我爹那麼厲害,看你身體有多虛還是算準的。」
  「好了,都過去了,還早呢。」
  「小飛流,」突然被點名的飛流跳起來,盯著對他發話的藺晨,「多看著你的蘇哥哥,要他能休息就休息,不然你小心藺晨哥哥會好好地陪你!」
  「幹嘛又欺負飛流?」
  藺晨站起來,皮笑肉不笑地彎身,「病人太不看重自己身體,東奔西走,病情加重,你不覺得跟大夫相處的時間本來就會變長嗎?」
  飛流聽到藺晨的話後非常認真地點頭,轉頭看著梅長蘇,語氣堅定,「蘇哥哥,休息。」
  梅長蘇溺愛地摸摸他的臉,「好,那飛流陪蘇哥哥去碰碰劍,練練身體如何?」
  「喂,才剛說風涼要你進屋子!」
  「沒事,這點風我還不會冷,」梅長蘇站起來,飛流緊跟在身後,「好一陣子沒碰劍了,偶爾摸摸,還算回憶。對了,飛流你去找黎綱拿劍時,順便幫我把這寫好的東西交代給他。記得跟他說,除了我跟你以外,還有少閣主在,拿三把。」
  飛流點頭,一溜煙就跑出去了,走過藺晨身旁時不忘繞點遠路。
  「那什麼東西?」
  「下一步的指示。計畫都是一步一步來的,不是嗎?」
  「那你到底要練什麼劍?你很久沒碰劍了,也練不起來啊。」
  「所以等等會有三把劍。」
  「……你這傢伙……」藺晨收起扇子,嘆口氣。
  「再麻煩你了,我覺得飛流該開始練劍了。」拍了拍藺晨的肩膀,梅長蘇跟著他慢慢往外走。
  「總有被你利用的感覺,但又不能念你什麼。」
  藺晨碎碎念著,而一旁的梅長蘇則是笑而不語。



  若要提到拿劍,誰又會比這個人心情更複雜呢。


  在學用劍的飛流並不會疑問為什麼蘇哥哥只握著劍站在旁邊微笑,因為在他生命中,從沒看過蘇哥哥舞劍的模樣。
  在蘇哥哥快離開以前,他都不曾看過。






TBC.




第一次寫中國風故事,雖然看過原作也不是用字很古典的那種,總是戰戰競競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