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或許哪一天就再也不會有生離死別。』





☈基本上停擺中,很偶爾才會更新小文章。未完結的故事都是斷頭文,請注意

☈系統設定發表文章的時間是什麼太平洋節約時間,跟實際發文時間有點時差,請多包涵

☈2013年前的特傳舊文太多,考慮沒意外不會再從事特傳相關創作,便不再把那些舊文移過來了。這裡放置文章的是由2013年開始

☈《其他駐點》(不另開分頁注意)
聊天日常:噗浪
COS與遊記:Weebly
提問聊天:ASK

2014年4月13日 星期日

【進擊的巨人/團兵/現代Paro】Abnormal-1

※現代PARO
※所以會有跟原作不太一樣的性格處理,入內慎

※大概會是了入內腎腎腎腎腎-----------------!!!!


【Abnormal】-1

  他非常討厭菸味。
  窗戶旁那個討人厭的傢伙卻在這時點起菸,在他面前跳起小小的火焰,然後深吸一口氣之後呼出一陣帶有噁心臭味的白煙。
  他瞪著他,非常非常用力地。對方轉過身,赤裸的上半身在月光下展露出成熟男人的迷人體魄與線條。金髮碧眼配上臉蛋,俊氣的樣子本該像個貴族,現在卻笑得像個惡作劇的孩子、甚至是報復的賊。
  「混蛋。」他說。
  對方再呼了幾口之後將菸熄掉,但滿室的菸味已經暫時無法去除。里維皺起眉頭,覺得這人報復的方法真是幼稚極了。
  「你不覺得自己很幼稚嗎?」
  「嗯?」
  艾爾文‧史密斯走到床邊,將落在地上的襯衫與西裝外套慢慢穿回去。里維就這樣看著他把衣服一件一件穿好,甚至將領帶打完,接著去浴室洗個臉後出來,撥了下頭髮之後又是個相貌堂堂的男子。
  艾爾文拎起落在門邊的公事包,出門前最後一次回頭,笑得人畜無害。
  「黑貓白貓,能抓老鼠的就是好貓。」
  回應他的是顆砸上立馬關起來的門的枕頭。
 
  「──去你的貓!」



  他從不相信打是情罵是愛。吵架就是吵架,說愛就是愛,就算會被人說「里維,你很生氣但其實很開心吧?」也不曾承認過,因為他確確實實會對艾爾文‧史密斯生氣。
  真要說那種狀況有一點出現的時候,只有在他實在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的開心、或者對那個人甜言蜜語感到難以招架時,只好回一句「囉嗦」或者輕揍一拳──不過那並不會有「吵架是愛的表現」、「揍他啊真是喜歡他啊」之類的荒唐想法。
  那種情形的他只會定義為「難為情」。
  手指滑過鬧鐘按掉鬧鈴,雙人床的另一邊還散落著自己的一些髮,慣性用手攆起來丟去垃圾桶。窗外亮起的天不算特別明亮,冬日的陽光大多是假象,但不是陰天已算是個好的開始。
  一如往常踏進浴室梳理自己,撞落牙膏時不小心撞落了另一支牙刷,本想要乾脆不管了,但還是撇撇嘴放回去,同一時間覺得自己真是某方面來說沒藥醫。
  等到換好外出服要出門,已是七點半。公司離家很近,於是他準時在七點四十五分踏進大樓裡,用嬌小身子的優勢快速穿越也要進入大樓上班的人群,後頭的人總在被超越後發現他──小小個子卻有強烈存在感的那個人。
  辦公室在A棟12樓的里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無論是個性上或是辦事能力上。
  當他搭電梯上到12樓之後,正要直衝自己的辦公室,卻被一隻手直接拉住肩膀,無法立刻前進。皺起眉頭,感覺到對方是誰所以不是很想回頭,但直接甩開又沒禮貌。
  想必對方就是看準這一點。
  「早啊里維,見面禮。」韓吉‧佐耶帶著滿臉笑容,把研發部門的一大疊資料不由分說地塞進他懷裡,「記得吃早餐,然後也要記得把這交給艾爾文。」
  「幹什麼不自己交給他?」
  「早上先見到你當然是交給你啊,直屬下屬當假的嗎?」拍拍西裝褲上的毛線,一如往常忙碌的他揮揮手,「好啦拜託了!我等等要去開會,改天下班一起去吃個飯吧。」
  望著對方快速地消失在通往研發部門的走道,里維公事包掛在右手上然後兩手抱著一大堆資料,瞪著好友一如往常離去的背影,挑挑眉後只能認命拿著繼續走,因為這確實是他的工作。
  說不定他現在不在辦公室。本來看起來就不是心情很好的臉現在更加抑鬱,讓與他擦身而過的人不由自主後退半步,想著不知道里維今天是怎麼了。
  大步跨到總經理辦公室,直接敲了一下門之後發現沒回應,不過門沒鎖。路過的同事告訴他艾爾文剛剛臨時有事出去,不過有交待今天研發部門會拿東西給他,所以門沒鎖,直接拿進去放就是了。
  啊,真是太好了。完全不想在現在看到那傢伙,里維直接地打開門,走進那間乾淨但充滿文件的辦公室,努力在已經有很多資料的桌上找個位子,放下那疊資料之後拍拍手,準備就這樣快速地回去自己的辦公室。
  但是在離開之前忍不住又看了一下那個人的辦公桌,上頭的資料永遠都沒有少過。一疊疊資料旁還有一杯便利商店的咖啡以及三明治,可是一口都還沒動。
  「八成是緊急會議吧。」喃喃地說著,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更何況他現在在這裡也幫不了對方忙,總不能替他吃早餐。
  「對,不過很快就解決了。」
  「這樣啊。」轉過身,他凝視艾爾文邊走進辦公室邊脫下大衣,「也太快了?」
  「更正確來說,我還沒到地點就接到電話說不需要過去了。」將大衣掛在一旁,艾爾文繞過里維,坐進自己的位子裡並喝了口涼掉的咖啡,「噢,味道有點糟。」
  「那不是你慣喝的吧。」
  「是啊,在路上隨便買的,因為早上沒人替我泡。」
  撇開頭,他轉過身,「資料在那裡,記得看。先這樣,我去忙了。」
  「好的。」
  里維一直到踏出總經理辦公室前都沒有聽到對方再說什麼,裝作心平氣和地把門帶上後,立刻在心裡罵一聲「臭艾爾文」。
  而且剛剛忘記質問為什麼平時不抽菸的他當時身上會有菸了。



  他們大概同居了六年。作為孤兒,里維原本是自己生活,因為沒有其他需要照顧的家人,一人工作所賺的錢也算能夠養活自己,一直到艾爾文住到他家旁的套房,打過幾次照面、吃過幾次飯之後不知不覺地就爬到了床。
  要說是一見鍾情也不算,自己第一眼不覺得這男人是他的菜──更正確來說,會覺得「這男人長得好看」跟感受到「我喜歡這男人」是兩碼子事。男人看 男人,就算覺得帥也不會有特別多好感,但偏偏艾爾文這個人就是長得帥又有財有能力,再搭上充滿紳士風範的個性根本就等著被包養就好,不過這人已經過了會被 女人招去包養的年紀,果然人生成就還是自己努力拼來的。
  最早只是覺得這人真好看,金髮碧眼的俊俏,跟自己完全相反的類型。拎著公事包,對比於當時只是在當黑手的他來說,再加上社會階級差異後就開始把這人丟到另一個世界去,他還是回去打掃家裡比較實在。
  真要說起來哪時開始接觸,是從他們某次在走廊上相遇時的對話開始的。
  「我給你修過車。」
  「……嘎?」
  隔壁的男人沒頭沒腦地說出這句話,讓他錯愕了一下。將近三十公分的身高差讓他必須抬頭看對方,只見新鄰居微笑,「覺得你修車的樣子非常認真呢。」
  「幹活啊,不然怎麼吃飯?」
  「有人認真有人不認真,但都活在這個世界上而且吃飯著呢。」
  「我只管自己現在餓了。」
  「好巧,我也是。一起去吃飯如何?」
  老實說認真想想,他當下只覺得這男人添加了些沒神經的特質。他以為自己會去吃哪裡?牛排館?高級餐廳?看看他手上的公事包的價值大概可以吃好幾次高級牛排館吧,為什麼要跟個穿汗衫、短褲以及拖鞋,完全準備去買路邊攤的人吃飯?
  不過他也不是個不大方的人,既然對對方沒有反感,一起吃個飯當認識朋友也不錯。
  「我沒錢,你應該看得出來我打算去買魯肉飯。」
  「巷口那家對吧?非常好吃,我也很喜歡。」
  「你也要吃嗎?」他忍不住被提起了興趣,真想看看這男人吃路邊攤的樣子。
  「沒問題,請你等我一下,我去放包包還有換一下衣服。」
  所以十五分鐘之後,他就這樣看著單穿白襯衫跟西裝褲的新鄰居坐在自己旁邊,拿出免洗筷,在家甚至沒招牌的小店裡吃起了魯肉飯跟燙青菜。
  活像個在體驗民間生活的王子。
  「一直想問你,你看起來經濟狀況應該不錯,怎麼會住到這裡來?」
  這個社區老舊,屋況雖不錯,卻也不是什麼會讓人感到特別想要搬進來的地方,更何況這新鄰居看起來是個有好工作好家境的人。里維雖然不是個有錢人,家境問題讓他從小到大做過無數工作,也看過不少人,從外表大概辨別得出來每個人的經濟狀況、身份地位。
  「你比看起來得健談。」
  「我話本來就不少。」把蛋花湯喝掉,他回答著。
  「為什麼住到這裡……其實也沒有什麼原因,我並沒有你們看起來的富裕,我也要存錢,要存錢就要省著花,這樣子而已。」
  「怎不住家裡?」他好奇地問。
  「怎問一個剛認識的人這麼多問題?」
  「你呢?怎找一個剛認識的人吃飯?」
  對方大笑起來。「你比我想像得有趣。『里維』,是吧?上次修車聽到你同事這樣叫你。」
  「是的,那你?」
  「艾爾文‧史密斯。」
  怎麼連名字都貴氣得要命。
  「史密斯先生。」
  「叫艾爾文就好,喊姓還加上先生,聽起來也太彆扭。」
  「……你真的是個滿奇怪的人。」他坦率地說,對面的艾爾文眨眨那雙美麗的藍眼。
  「你是個比我以為得更有意思的人。」

  數個月後,里維回想起他們當時的對話,只想對艾爾文猛翻白眼。


TBC.



原本只是因為心情很焦慮所以想寫一篇現代Paro
肆無忌憚地寫些感情衝突,不過回過神來好像無法短短完結了(然後我的焦慮持續不到寫完他(欸
不知道為什麼寫起來格外有快感~~XDD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